秦相范雎偶遇昔日仇人,便吩咐手下,喂饱马饲料后放了他

秦王

秦国的崛起给我们后人一个启示,是有坚持开放政策,才能更好的引进人才,才能给封闭落后的王国注入活力,在激烈的诸侯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。我们现代企业管理中提倡的“鲶鱼效应”,也是由此而来的吧?

我们可以看看,在历史的长河中,秦国的崛起,除了君王的主观意识之外,基本都是引进人才的结果。

在这里可以列出一长串为秦国做出杰出贡献者的长名单:百里奚、蹇叔、卫鞅、魏冉、范雎、张仪、吕不韦、李斯、蒙恬等等,都是当时的“外国人”。

其中,为秦国制定基本国策,贡献最大的应该是以下两位:商鞅积极实行变法,使秦国成为富裕强大的国家,史称“商鞅变法”;范雎提出的"远交近攻"外交策略,一直被秦朝沿用下来。

可以说秦朝能统一六国,范雎的外交政策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

但范雎来到秦国,不是以先进人才引进的,而是因为他在本国犯了事,待不下去了,为了活命才逃到秦国的。

商鞅

范雎是战国时魏国人,自幼家境贫寒,想去伺候魏王,但报国无门,不得已就先到魏国的中大夫须贾府上做了门客。

有一次魏昭王派须贾出使齐国,范雎也陪同前往。俩人留在齐国好几个月,都没能完成任务。

在闲暇无事的时候,范雎来到刚恢复不久的“稷下学宫”,这里可是发挥各位辩才的地方。范雎看着技痒,也参加了几场辩论,不料这无意之举却使范雎名声鹊起。

齐国国君齐襄王素来对能言善辩的人才都十分欣赏,他听说了范雎的辩才后,就派人往馆驿中送来金子十斤和牛、酒等礼物以示慰问。

看到这天上掉下的馅饼,范雎谨记无功不受禄的原则,立即婉言谢绝了。

但须贾得知此事后,心生猜忌。心里说,我是使者团的最高领导,怎么齐国国王派人带着礼物不来看我,却来慰问一个门客?这里头肯定有说道。他怀疑范雎向齐国出卖了魏国的机密,所以齐才以礼相待的。

想到这里,他命令范雎退还了金子,收下齐国送来的牛、酒食物。

范雎哪知道这是须贾耍的花招——就是为了坐实自己通敌的证据。再说主人交代了,自己这个门客还能说什么?只好遵从了。

收下这些礼物后,大家一同开了一次洋荤。

范雎

回到魏国以后,须贾把几个月办事不利的责任都推到范雎头上,怀疑范雎充当了魏国的内奸。

魏国国相魏齐听说以后,怒不可遏,也不调查,便令门人鞭打范雎,结果肋骨被打断,牙齿被打掉,范雎佯装被打死,门人用草席包了他丢入厕所。

当时魏齐正在宴请宾客,大家喝得醉醺醺,轮番去厕所往范雎身上撒尿,故意污辱他。

范雎躲在席筒里,偷偷对看守说:“老丈若能放我出去,日后一定重重报答!”

有钱能使鬼推磨,看守见到有利可图,就请示魏齐,说范雎已死,丢在厕所里影响大家如厕,不如把尸体扔出去算了。

魏齐此时正喝到酒酣之时,哪能想到这么多,就随口答应了。于是尸体被弄出王府。

当时魏齐是醉酒状态,等酒醒之后,觉得不太对劲,可能其中有诈,赶忙派人查找范雎尸体,这还到哪里找去?

范雎逃离相国府后,得到魏人郑平安的同情,二人便一起逃走,躲藏起来,隐名埋姓,范雎改名张禄。

此时秦昭王的使者王稽可巧在魏国,郑平安假扮成一名小贩,服侍王稽,找机会把范雎推荐给他。

这时候,秦国实行多年的《招贤令》发挥了作用。秦使一听说有人才欲投往秦国,那自然是不遗余力的帮忙相助。于是三人一同来到秦国,范雎受到秦昭王的礼遇,而且做了秦的相国。

入秦

两年后,须贾出使秦国。范雎听说后,故意穿了件破衣服来到客栈。须贾见到范雎大吃一惊,问道:“你原来没有死?”

见范雎穿的破旧,觉得他肯定混得不怎么样,于是随意问道:“你来秦国没有向秦王进谏吗?”

范雎轻叹一声,回答道:“小人岂敢,我以前得罪了魏相国,才逃到秦国来,怎么还敢进谏呢。”

须贾又问他在秦国做什么?范回答说做了一个普通的佣人。

须贾见他一副寒酸相,一时起了怜悯之心,便留他在客栈里吃酒,同时送他一件厚缯袍。

席间须贾问范雎:“你知道秦国的相国张禄吗?听说他很得秦王的信赖,凡天下事都要听他做主。我来秦国办事,成功与否,或去或留,全在张君身上,你有没有同张君熟悉的朋友?”

范雎说:“我家主人同张君很熟,即使是我这个仆人也可以觐见张君,请让我带您去吧。”

一听说有门路,须贾喜出望外。但现在就要去,他却犯了愁。原来他的车出了毛病,还没修好呢。

范雎却道:“这是什么大事?我借主人的大车驷马一用就可以了。”

乔装打扮

第二天,范雎带着驷马大车到客栈接须贾,还亲自为须贾驾车。

车子驶到秦相国府门口时,府中人见了都立即回避,须贾感到莫名其妙,大惑不解,心想怎么这些人都怕一位车夫?

范雎在相国府院内对须贾说,您先在这里等候,我去通报相国。须贾守着车子在门口等候,好长时间不见范雎出来,就去问守门人,范叔(即范雎)为什么还不出来?

守门人说,我们相府里根本没有叫范叔的人。须贾问,就是刚才为我驾车的那个人。守门人说,那是我们的相国张禄君哪!

须贾听后大惊失色,这才知道自己被戏弄了。突然想起自己对待范雎所犯下的罪过,不由得胆战心惊起来。

他马上赶紧主动请罪,袒衣露体,用双膝跪着由仆人带进相府,哀求范雎宽恕。

马饲料

范雎见跪倒在面前的须贾,怒火满膛,历数他三大罪状:

一、你带我去齐国,我对魏国本无二心,可回国后,你在魏王面前污蔑我向齐国出卖魏国机密;

二、当我受刑后被扔进厕所再受污辱时,你不加劝阻;

三、你喝醉酒后往我身上撒尿,心太狠了。

这三条罪够重的,须贾听完,知道自己完了。顿时身体像筛糠似的打起哆嗦来。

看着须贾那一副可怜相,范雎话头一转:“我本该杀你,念你送我一件厚缯袍的情分,饶你不死,放你回魏国,但责罚不能免。”

须贾临行前到秦相国府辞行,范雎大摆宴筵款待须贾,同时把各国使节都请来了。

须贾虽然和大家同坐一堂,但给他准备的是单独的一桌,饮食也是精心准备的——在其面前放好马料,命令两人挟着须贾,如同喂马一样往他嘴里塞马料。

当着这些外国使节的面,须贾被侮辱的差不多了,范雎才发话道:“回到魏国替我转告魏王,快拿魏齐的人头来,不然我要带兵血洗魏国京城!”

秦昭王

须贾狼狈回魏,魏齐听到这消息,知道在魏国待不下去了,便逃到了赵国,躲到平原君的家里。

到赵国相对来说,就安全的多了。至少按范雎的能力,他的手是伸不到那么远的。

但要不然说秦国的强大与君王有直接关系呢,秦王听说了此事后,亲自出面了。

秦昭王假装交好写了一封信给平原君说:“我久闻您为人有高尚的道德情义,希望跟您交个知心朋友,您肯光临我这里小住几日的话,我愿同您开怀畅饮十天。”

平原君本就畏惧秦国,看了信又认为秦昭王真的有意交好,便到秦国见了秦昭王。

秦昭王陪着平原君宴饮了几天,便对平原君说:“从前周文王得到吕尚尊他为太公,齐桓公得到管夷吾尊他为仲父,如今范先生也是我的叔父啊。范先生的仇人住在您家里,希望您派人把他的脑袋取来;不然的话,我就不让您出函谷关。”

平原君说:“显贵了还要交低贱的朋友,是为了不忘低贱时的情谊;豪富了还要交贫困的朋友,是为了不忘贫困时的友情。魏齐,是我的朋友,即使他在我家,我也决不会把他交出来,何况现在他根本不在我家呢。”

一看平原君当面抵赖,秦昭王就给赵国国君写了一封信:“大王的弟弟在我这里,而范先生的仇人魏齐就在平原君家里。大王派人赶快拿他的脑袋来;不然的话,我要发兵攻打赵国,而且不把大王的弟弟放出函谷关。”

自尽

赵国迫于秦国的强大压力,再也不敢收留魏齐了。

魏齐此时已走投无路,在无奈中自杀了。赵王把魏齐的人头送到了秦国,范雎终于报了此仇。

参考资料:

《史记》汉·司马迁

《资治通鉴》宋·司马光

老衲侃春秋严正声明:原创作品,禁止非法转载!

a b